<input id="ie2c0"><acronym id="ie2c0"><legend id="ie2c0"></legend></acronym></input>
    1. <var id="ie2c0"></var>
      <table id="ie2c0"></table>

      首頁 > 新聞動態

      圣輝法師接受新加坡佛教居士林《獅城潮音》采訪

      作者:佚名 來源:本站原創 更新時間:2006年10月17日

      ?

      佛門堅守清規戒律,報道以偏概全

      圣輝大和尚正面回應《聯合早報》有關中國佛教現狀報道

      圣輝法師在下榻賓館接受記者采訪

      ????據新加坡佛教居士林《獅城潮音》2006年總第33期報道,2006年9月13日,正在新加坡出席新加坡佛學院首屆新生開學慶典的中國佛教協會常務副會長圣輝法師接受了《獅城潮音》與《南洋佛教》釋延續、李金嫦的聯合采訪。

      ????《獅城潮音》記者(以下簡稱記者):上個月,即8月份在新加坡《聯合早報》上,刊登了該報駐北京特派員葉鵬飛先生的“統計顯示一些經濟發達地區九成和尚犯戒娶妻生子”及“中國宗教官僚化”兩篇報道。我們想知道您對上述報道有何看法?

      ????圣輝法師回答到:對于新加坡《聯合早報》的這兩篇報道,我和你們一樣也注意到了,我認為這兩篇報道完全與事實不符,不值一談。

      ????因為中國佛教漢語系目前的現狀應該說是保持了佛教的優良傳統的,寺院是按照叢林的規章制度來管理的,僧人必須要堅持獨身、素食、僧裝,具足威儀。正是因為中國的佛教保持了佛教的根本,所以才能在我們國家的執政黨和政府經過“文革”后,堅持改革開放,重新恢復了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從而使我們的佛教事業也隨著我們國家的發展得到了快速恢復。在我們國家有一億多佛教信徒,在一萬多佛教寺院過宗教生活,如果我們寺院的僧人沒有堅持獨身、素食、僧裝的基本要求,那么,一億多信徒就會把他們當作假和尚對待,不會讓他們住在寺院的。所以若“發達地區九成和尚犯戒娶妻生子”,首先就過不了信徒這一關。同時,由于中國的寺院是中國佛教事業的基礎,所以,為了維護中國佛教的純潔性和中國佛教的健康發展,中國佛教協會才根據佛制基本精神,結合時代的發展,制定了《漢傳寺院管理辦法》和《共住規約》,對寺院進行規范管理,凡違反了清規戒律的僧人,都會受到嚴肅的處理的。而在嚴格的清規戒律的規范管理中,“經濟發達地區九成和尚犯戒娶妻生子”更是不現實的。

      ????當然,中國的寺院數以萬計,出家僧人一二十萬,在商品浪潮的沖擊下,有個別寺院道風不純正,也有僧人犯戒違律的,甚至個別還沒有被發現的現象也不能說不存在,但這只是個別現象,不能代表中國佛教和發達地區佛教的整體形象。也正是有鑒于此,中國佛教協會才一再強調佛教的自身建設。加強佛教的自身建設,也就是加強佛教的信仰建設、道風建設、人才建設、組織建設、制度建設。當然,中國佛教協會強調佛教的自身建設,并不是意味著中國佛教的道風特別不好,而是堅持貫徹佛制戒律的精神對僧人的要求,就像我剛才祝福你們身心健康一樣,絕不意味著你們的身體不好和心很壞。

      ????正是因為中國佛教堅持以戒為師、以法為師的精神,才在鄰國僧人娶妻生子,世俗化比較嚴重的現象中保住了根本,堅持了僧人獨身、素食、僧裝的基本要求,受到海內外佛教界的尊重。中國佛教和新加坡佛教一脈相承,特別是在近代,由于有中國佛教協會已故會長趙樸初老居士和新加坡已故德高望重的宏船長老等兩國佛教界老一輩大德的推動,中新兩國佛教界的友好關系得到了很大的發展,中國佛教的寺院,特別是“經濟發達地區的寺院九成和尚犯戒娶妻生子”,道風壞到如此地步的話,作為法誼深厚的新加坡佛教界,不會一點反映都沒有。在座的法師和居士都多次去過中國,為什么你們就沒有發現中國“經濟發達地區的寺院九成和尚犯戒娶妻生子”呢?

      ????另外,我們國家不但有充分的宗教信仰自由,而且更有不信教的自由,作為公民,你今天信仰佛教,就可以出家做和尚,明天你不信佛教了就可以還俗,娶妻生子,來去自由得很,根本用不著又要做和尚,又要去娶妻生子,偷偷摸摸地。若發達地區寺院的僧人九成娶妻生子,是不是發達地區的女人都有病,非要去找剃光頭的和尚做不光明正大的丈夫不可,你們不覺得這樣的報道多么地荒唐滑稽嗎?(大家大笑)

      ????當然,我們國家實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以來,佛教寺院得到了迅速的恢復和發展,現在可以說是中國佛教發展的黃金時代,是最好的時期,正是由于發展太快了,泥沙俱下,魚龍混雜,就會產生這樣那樣的問題,這也很正常。佛陀在世時都會有六群比丘不斷犯戒,也有提婆達多不斷障礙,何況是現在這樣一個世界,物質相對豐富,而道德卻失范,使環境變得復雜,名利誘惑使很多人墮落呢?所以,盡管那篇對中國“經濟發達地區的寺院九成和尚犯戒娶妻生子”的報道不符合事實,我也不想去研究他為什么這樣報道的背景和因果關系。從善良的心靈出發,我愿意把這篇文章看成促進我們加強佛教自身建設的逆增上緣。

      ????記者:報章報道中也提及中國寺廟“金錢至上”、商業化,最典型的是把“新年敲鐘權”拍賣競標,有的第一鐘就賣了人民幣88000元(約17600新元),一些寺院也盛行炒賣新年的“第一炷香”,還有寺廟賣高價門票,你對這種現象有何看法?

      ????圣輝法師回答說:這種商業運作方式當然有待商榷,我們也正在討論它是否如法。但個別寺院這樣做,也并不代表著一定是“金錢至上”、商業化。中國人都喜歡在新年期間到寺廟里去敲鐘、上香,這是多少年來的習俗,所以新年燒香的特別多。有人說寺院借此機會大撈一把,甚至有人說這是借佛斂財,但是他們沒有去調查這些錢都用在什么地方。因為中國現在有一部分人富起來了,但他們并不知道該如何使用他們手中的財富,個別寺院的這種方式其實是以善巧的方式引導他們做慈善事業。據我所知,那篇報道中的一所寺院就把新年鐘聲拍賣的錢全部交給了慈善機構。其實,你們看看近些年來中國各地寺院在慈善、救災、扶貧、教育以至醫療等等方面的捐款就知道了,這些錢沒有用來搞個人享受。出家人吃住都非常簡單,這都有一定的戒律在規范。所以,《聯合早報》那篇報道只看到個別寺院在拍賣敲鐘權這種現象,并沒有看到深處,而且這種現象還不是普遍的。個別寺院拍賣新年敲鐘權來為慈善捐款的這種方式,也沒有受到中國佛教協會的提倡,就把這種個別寺院的個別行為作為中國佛教“金錢至上”、商業化的以偏概全的報道,也不是善意和不負責任的。如果這樣的報道加深了民眾對整個佛教的誤解,是要背因果的。

      ????在談到寺院賣門票的問題時,圣輝法師作了入情入理的解釋。圣輝法師說到“我們應該知道寺院要有經濟來維持,這也是在我們國家法律政策允許的范圍內進行的。這些門票的收入也是有限的,只是一種自養的方式。有人說教堂就沒有賣門票,但據我所知,中國的其他宗教團體有房產收入,不愁經濟來源,所以不需要賣門票。當然,在我國我知道我們五大宗教平等和諧相處以外,其他宗教教內的事情,我也不太了解,所以不便多談。但中國也有很多寺廟不賣門票。有些在景區的寺院,牽涉的部門比較多,大家對門票價格高的意見也很大,但絕不是寺院賣高價門票,寺院的門票是很便宜的,而且景區寺院也反對賣高價門票,所以我們也一直在向有關部門反映這種情況,我們國家發改委針對這種情況還專門發了文件。當然,隨著寺院自養能力的加強,寺院賣門票的做法是否有一天會停止,我想只要因緣成熟了,完全可能?!?/P>

      ????《聯合早報》駐北京特派員葉鵬飛先生在相關文章中宣稱,經濟發達的港臺地區和海外華人社會,出現了很多的宗教大師和高僧大德,而中國大陸卻沒有,并把這種現象歸咎于“宗教官僚化”。針對這種論點,圣輝法師據理反駁:“談到中國大陸有沒有高僧的問題,這篇報道就更不符合事實了。為什么呢?以我個人的看法,香港也好,臺灣也好,他們都是中國佛教的組成部分,中國佛教是個整體,香港、臺灣出高僧,同樣是中國佛教界的光榮,我們大陸佛教界會非常歡喜贊嘆的。但說中國大陸沒有高僧,那是片面的說法。遠的不說,改革開放后就出了很多高僧,像清定上師、正果法師、明真法師、遍能法師、茗山法師、明旸法師、圓拙法師、云峰法師、妙湛法師、仁德法師,同時,八十歲以上高齡健在、德高望重的還有惟賢長老、佛源長老、昌明長老、廣修長老、德林長老、明學長老、新成長老、夢參長老以及近百歲的比丘尼隆蓮大德……特別最近剛剛圓寂的杭州靈隱寺的九十多歲的木魚法師,學問很高,一生中從不做壽,不但詩寫得好,而且生活儉樸,非常講修行,雖不自稱自己是佛門泰斗,但火化后有很多舍利,這些僧人都是我們中國兩岸三地乃至世界佛教共同公認的高僧。所以我可以非常自豪地向你們報告,如果談現代的高僧,盡管大陸佛教受過“文化大革命”的沖擊,但高僧的數量也不是一般國家和地區的佛教界所能比的。延續法師你是從九華山佛學院畢業來新加坡的,你看在九華山就有八十年代的大興和尚肉身,九十年代的慈明和尚肉身、仁義師太肉身,你說他們是不是高僧?在現代社會有幾個和尚修成了肉身的?他們的修持、他們的道德,難道不是我們所有佛教徒的典范嗎?!”

      ????就葉鵬飛先生文章中提到的“官僚宗教化”和所謂的“廳級和尚”、“處級和尚”的說法,圣輝法師感到非??尚?。他說“這不過是一些人的聯想而已,完全是無稽之談。做和尚就是辭親別祖,剃除須發,號為沙門,是自覺自愿出家的,要想當局長處長,就不會出家,就會在社會上去拼搏,所以,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在寺院看到有哪位法師有“級別”。至于我們國家的執政黨和政府為了體現國家對信教和不信教群眾一視同仁、平等相待的原則,使佛教徒也能夠很好地維護自己的權益,在制定相關政策法規時有佛教這一界別的聲音,所以推選一些僧人,當然也包括其他宗教人士進入人大者政協,這正是說明我們國家黨和政府對宗教的重視,而不是說出家人是為了名利才去爭那個代表或者委員。但這個代表或者委員并不是級別,只是做為公民有參加國家管理的權利和義務而已。雖然佛教是沒有國界的,但佛教徒是有國籍的,所以愛國愛教也是佛教徒的本分,不能說僧人能夠當上政協委員或者人大代表,佛教就成了“宗教官僚化”。我聽說在新加坡和其他很多國家的國會里面也有一定數量的“官委議員”,但從來沒有人說那些被委任的商人或者學者就被官僚化了吧。其實,這種觀點,我個人認為有抹黑中國佛教之嫌。中國佛教現在是大家關注的熱點,自從首屆“世界佛教論壇”成功召開后,總有那么一些人不愿意看到中國佛教的興旺,不愿承認中國佛教所取得的成果,而總是以這樣那樣的理由來否定中國佛教。當然,凡是學佛的信徒只要沒有成佛,都有很多煩惱和不足,中國佛教界同樣也有很多不足,我們也歡迎別人幫我們指出來,但是,我們也希望在指出我們的不足的時候,同樣要贊嘆中國佛教協會所取得的成就,這樣,才能使大家對中國佛教有整體全面的認識。如果專門報道不足,不報道中國佛教協會所做的功德,那么這個報道我們不講它是否是別有用心,至少也是片面的、不公正和不客觀的,尤其是帶著偏見和情緒的片面報道,更是違背了與人為善的道德準則。相信
      專門做片面報道的人,在事后,良心也是會不安的,會感到內疚的。同時,這樣的報道,是否還有其他目的,我也不想弄清楚,但有一點我清楚,對整個佛教是沒有好處的,同時我還更相信,惡有惡報,善有善報,因果是不昧的?!?/P>

      ????據悉,圣輝法師是應新加坡佛教總會與新加坡光明山普覺禪寺邀請,作為主禮嘉賓參加新加坡佛學院首屆新生開學慶典,也是唯一上臺致辭的嘉賓。

      ????圣輝法師的致詞受到了與會大眾的熱烈歡迎,現場掌聲持續不斷。不但說明了新加坡佛教界對中國佛教協會的深厚法誼與尊重,也是圣輝法師與各國佛教界,特別是與廣聲大和尚、李木源居士等高僧大德多年友誼的體現。

      ?

      中國佛學院
      中國北京市西城區法源寺前街9號 9 Fayuansi Qianjie,Xicheng,Beijing 100052 China
      TEL:010-83520844,83517183 FAX:010-83511897
      網站電話:010-83511897 郵件:zgfxycn@sina.cn 京ICP備15002843號

      真钱打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