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ie2c0"><acronym id="ie2c0"><legend id="ie2c0"></legend></acronym></input>
    1. <var id="ie2c0"></var>
      <table id="ie2c0"></table>

      首頁 > 學院概況 > 歷史名人

      王恩洋教授

      作者: 來源: 更新時間:2012年03月14日

      王恩洋先生(公元1897~1964年)
      王恩洋,字化中,四川省南充縣人,清光緒二十三年(一八九七年)生。幼年受傳統教育,在私塾讀書。民國二年(一九一三年),十七歲時考入南充中學堂,課馀喜讀宋明理學書籍。中學畢業后,民國八年(一九一九年)到北京,在北京大學哲學系旁聽,并從梁漱溟研究印度哲學。由梁漱溟介紹,在哲學系管理印度哲學圖書室,因此有機會廣泛閱讀印度瑜伽法相的著述。
      時,黃懺華之弟黃樹因,曾從宜黃大師歐陽竟無學唯識數年,后到北京從俄人剛和泰習梵文,并在北大任梵文翻譯。樹因與恩洋年歲相若,有同事之誼,且志趣相投,時在一處共同研究。
      民國十一年(一九二二年),歐陽竟無在南京金陵刻經處創辦支那內學院,恩洋受樹因之影響,入該院從宜黃大師修佛學,與呂澄、姚柏年、熊十力、陳真如等人同門。
      恩洋在內學院,全力鉆研佛學。遍讀大小乘各家戒本,繼續窺基《成唯識論》,再研究清辯的《大乘掌珍論》,并??薄段ㄗR學記》、《成唯識論掌中樞要》、《成唯識論了義燈》、《能顯慧日中邊論》、《順正理論》等重要典籍,并整理和續成歐陽竟無的〈佛法非宗教非哲學而為今時所必需〉講稿,也自己撰寫〈佛法真義〉論文。
      民國十四年(一九二五年),內學院增設法相大學特科,恩洋擔任主任兼教授,講授唯識通論、成立唯識義及佛學概論。為了教學的需要,自編講義,《佛學概論》就是由他的講義編著成書,由內學院印行,深為當時佛教界所贊賞。
      民國十五年(一九二六年),國民革命軍北伐,民國十六年(一九二七年)三月逼近南京,直魯聯軍褚玉璞守南京,位于南京延齡巷的金陵刻經處占地二十一畝,有房舍百馀間,故為褚部軍隊占用,法相大學特科被迫停課,恩洋返回四川南充原籍。
      恩洋自民國十一年(一九二二年)至十六年(一九二七年),在內學院五年有馀,這是他一生用功最勤、著述最富、任事最重的時間。東初法師著《中國佛教近代史》,說到恩洋,曾謂∶
      因黃樹因引見,從竟無居士學,專研法相唯識學,其慧解不在呂澄之下,二人各有專攻而已。王呂二人實為內院兩大巨柱,王精于法相唯識,呂長于語言(指其通達英、日、法、梵、藏諸種文字),其于藏文本??睗h譯唯識因明諸籍,已如前述。
      由此可見恩洋在支那內學院之地位。蓋內學院之有呂澄與恩洋,亦猶如太虛大師武昌佛學院之有史一如與唐大圓。前者為內院兩大柱石,后者為大師左右手臂。
      恩洋于民國十六年(一九二七年),返回四川時,年方三十一歲。他家非素封,故生活頗為窘迫,而其研究佛學之志不稍為退減。鄉居期間,反復研讀唯識典籍,圈讀《瑜伽師地論》全部。
      民國十八年(一九二九年),他在南充設立龜山書房,聚眾講學,佛學與儒學并重。民國十九年(一九三○年),應成都佛學社之邀請,講〈瑜伽真實品〉、〈廣四緣論〉、〈八識規矩頌〉等。此后教學和著述并重,先后撰寫佛學著作《攝大乘論疏》、《二十唯識論疏》、《佛說無垢稱經釋》等。
      民國三十一年(一九四二年),結束龜山書房,赴四川內江創辦東方佛學院(后來改名為東方文教研究院),招收學員,講授儒學和佛學。
      先是,宜黃大師歐陽漸所創辦之支那內學院,于民國二十六年(一九三七年),以中日戰爭爆發,日寇迫近南京,大師率院眾運所刻經版向后方撤退入川,在四川江津創立支那內學院蜀院,仍講學刻經不輟。民國三十二年(一九四三年)二月,歐陽大師逝世,恩洋趕赴江津奔師喪,內學院門人開會,推呂澄繼任院長,恩洋任理事,他從各方面支持學院及呂澄。
      民國三十三年(一九四四年)以后,他除了主持東方文教研究院的院務以外,先后到成都、重慶、自流井、瀘州等地講學。在這段時間,并著作《心經通釋》、《清福和尚傳》、《人生哲學與佛學》、《金剛經釋論》、《因明入正理論釋》等書。
      一九四九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他被聘為川北行署政協顧問。一九五二年六月,應川北行署文化教育委員會的約請,寫了《佛教概論》小冊子,先在《弘化月刊》連載,以后由弘化月刊社印為小冊子發行。同年,被聘為四川省政協委員和文史館館員。一九五七年,中國佛教協會聘請他擔任中國佛學院教授。他乃遷居北京,在設于法源寺的中國佛學院,講授「佛學概論」等課程。
      恩洋早年在支那內學院時期,曾因研究唯識而撰寫〈大乘起信論料簡〉一文,掀起《起信論》論戰。在當時這是一件轟動佛教界的大事。
      民國初年至民國三十年(一九四一年)間,佛教思想界有兩大巨擘,一為主持支那內學院的歐陽竟無,一為創設武昌佛學院的太虛法師。二人雖同出于楊仁山居士門下,但在佛學見解上頗有分歧。因此,在民國十年(一九二一年)至二十年(一九三一年)間,南京的內學院和武昌的佛學院,時有法義之諍。最初是佛學院的史一如與內學院的聶耦庚關于因明作法之諍,繼之是唐慧綸與呂秋逸關于釋尊入滅年代之諍,以后又有太虛法師與景昌極關于相分有無別種之諍。其中最熱烈的一次,是《大乘起信論》的真偽之諍。這一場筆戰牽連許多人,恩洋是其中的主角之一。
      太虛法師與歐陽竟無,對于法相唯識學各有所見。竟無主張法相唯識應該分宗,太虛則主張法相必宗唯識。竟無于支那內學院開講《成唯識論》,講前先講《唯識抉擇談》,于《起信論》有所非毀,認為《起信論》非馬鳴菩薩造,陳代真諦譯,而是一本偽書。在此之前,梁啟超亦參考日人資料,以學術進化的眼光,寫過一篇〈大乘起信論考證〉,認為《起信論》是中國人的作品,且引為民族文化的光榮。
      梁啟超、歐陽漸、王恩洋三個人,對于《起信論》這本書雖然有貶有褒,但以《起信論》為偽書者則一。就佛教來說。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因為《起信論》是中國佛教通用的論典,今遭受非議,說是偽書,實有動搖根本的威脅。太虛法師為維護佛教基礎,乃領導武昌佛學院同仁撰文反駁,并將文章輯為《大乘起信論研究》一書。文集中有唐大圓撰的〈起信論解惑〉,陳維棟寫的〈料簡起信論料簡〉,常惺法師作的〈起信論科簡駁議〉等。太虛法師于〈佛法總抉擇談〉之外,又寫了一篇〈大乘起信論唯識釋〉,并且還刻印隋代慧遠所造的《起信論疏》,以證明《起信論》為古今所共信,不是三數人非議所可推翻的。
      太虛法師的〈大乘起信論唯識釋〉一文,是針對恩洋的〈大乘起信論料簡〉而作的。他以審定論主造論的心境,來答復王恩洋,文曰∶
      圣位菩薩之造論,皆依自證現量自境...則馬鳴造此論之依據點,登地或初地以上之菩薩心境。
      登地以上菩薩心境...有時有漏同異生,有時無漏同如來。有時執障相應染法現行,有時智證真如而無明暫斷現行...《成唯識論》之說等無間緣,第七轉識有漏無漏容互相生,六轉識亦容互作等無間緣,恒依此登地以菩薩心境說。
      此論示大乘法,謂眾生心...唯依據有漏可代表六凡,亦無漏可代表四圣之地上菩薩心,能說之,此即予謂馬鳴造此論依據點之所在也。
      太虛法師又在〈起信論研究〉論文集中作序,以善巧方便的言詞,來彈駁歐陽等三人的論文∶
      世之嘖有煩言于歐陽、梁、王三君者,其未知三君權巧之意者乎?夫梁特以此來昌言學佛,漸流為時髦之風尚,而實則于先覺遺留之三藏至教,鮮有曾用精審博考之研究,由砉然懸解佛法諦理然后信受奉行者,大都人云亦云,就流通之一、二經論,約略涉覽,輒模糊影響以談修證,夫于教理既未有深造自詣之信解,遂遽取今時學佛者所通依之《起信論》,以深錐而痛笞之,事行果而欲求其無所遂行,其何可得乎?此梁君所以擷錄日人疑辯之馀緒,縱筆所至,且牽及一切大小乘三藏,使囫圇吞棗之學佛者流,從無疑以生,因疑深究,庶幾高閣之寶藏至教,皆侵入學佛之心海,乃能確解而堅信耳。
      至于歐陽、王君,其意亦同,加以古德據《起信論》而將唯識判為大乘權教,遂致千年來之學佛者,對于唯識無造極之研究,今欲導之一志專究,須先將蔽在人人目前之《起信論》辟除,今勢亦必然也。謂予不信,請觀歐陽居士復唐大圓之書∶「今時之最可憐者,乃無知之佛教徒,好奇之哲學徒,名雖好聽,實則沉淪,不得已而抑《起信》,或與二者有稍益歟?《起信》是由小入大過渡之作,有《攝大乘論》讀,不必讀之可也!」
      又請觀王君之《料簡》云∶「夫斯論之作,固出于梁陳小兒,無知遍計,亦何深罪?特當有唐之世,大法盛行,唯識法相因明之理,廣博精嚴,甚深抉擇,而此論乃無人精簡。靈泰、智周之徒,雖略斥責而不深討,貽諸后世習尚風行,遂致膚淺模棱,劃盡慧命。似教既興,正法以墜,而法相唯識千馀年來,鮮人道及矣!」
      由此觀之,則三君之說,皆菩薩之方便,蓋可知矣!待他日「開權」之時節因緣一到,在三君必有「顯實」之談,今何用遽興諍辯哉。
      這是民國十五年(一九二六年)前后的事。六十馀年后的今天,又經過幾位佛學研究者考證的結果,仍證明《起信論》不是梵本譯出來的。
      一九六一年,恩洋已六十多歲,健康日衰,因此辭去佛學院教職,返回成都。四川省府聘他為參事室參事。又過了三年,終因健康惡化而病逝,時為一九六四年二月,享年六十八歲。
      恩洋生平學兼內外,佛學則專精法相唯識。恩洋治學,與歐陽大師有所不同。歐陽大師治學,凡有三變,他首治唯識,于所依經論在扼其大意,貫通其一經一論之思想,故以后由唯識而般若,而涅盤;亦即由一切皆妄,而至一切皆空,乃至即妄即真。恩洋治學,則一生忠于唯識,始終未超越唯識范圍,故其唯識學之造詣,于歐陽大師之下為第一人。民國二十一年(一九三二年),太虛大師應廈門大學教授所組織的文哲學會約請,講「法相唯識學概論」,由虞愚(佛心)筆錄,講畢印行,由王恩洋、張化聲、梅光羲、唐大圓、黃懺華等人作序。太虛大師與恩洋在佛學上雖有法義之諍,而對其在唯識學之深入研究推崇有加,固為佛教學人所公認也。
      恩洋生平著述甚多,大都由上海佛學書局出版,重要者為《攝大乘論疏》、《二十唯識論疏》、《阿毗達磨雜集論疏》、《唯識通論》、《八識規矩頌釋》、《大乘佛說辨》、《佛教概論》、《佛學通論》、《佛法真義》、《解脫道論》、《心經通釋》、《大菩提論》、《佛教解行論》、《佛說無垢稱經釋》、《世間論》、《人生學》、《儒學大義》、《論語疏義》、《孟子新疏》、《老子學案》、《新理學評論》、《大足石刻》、《王國維先生之美學思想》等。
      (于凌波著)
       

      中國佛學院
      中國北京市西城區法源寺前街9號 9 Fayuansi Qianjie,Xicheng,Beijing 100052 China
      TEL:010-83520844,83517183 FAX:010-83511897
      網站電話:010-83511897 郵件:zgfxycn@sina.cn 京ICP備15002843號

      真钱打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