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nplnr"></cite>
<cite id="nplnr"><span id="nplnr"><menuitem id="nplnr"></menuitem></span></cite>
<var id="nplnr"><video id="nplnr"><thead id="nplnr"></thead></video></var>
<var id="nplnr"></var>
<menuitem id="nplnr"><video id="nplnr"><thead id="nplnr"></thead></video></menuitem>
<var id="nplnr"></var>
<var id="nplnr"><video id="nplnr"></video></var>
<cite id="nplnr"></cite><cite id="nplnr"><strike id="nplnr"></strike></cite>
<var id="nplnr"><dl id="nplnr"></dl></var>
<var id="nplnr"></var>
首頁 > 學院概況 > 歷史名人

觀空法師

作者:于凌波 來源:本站原創 更新時間:2012年03月14日


觀空法師(公元1903~1989年)
    西禪寺在湖南省衡陽縣,本文傳主觀空法師是湖南耒陽人,與衡陽鄰近,所以青年時期投入衡陽西禪寺出家。但為時未幾,就到南岳上封寺受戒,繼而參學各地,行蹤不定,所以他在西禪寺停留的時間并不長久,甚至于以后也未再回去過。但他畢竟是在西禪寺落發出家的,所以我們稱他為衡陽西禪寺釋觀空。他是太虛大師門下的學問僧,也是近代中國佛教中有名的學者。
    觀空法師俗家姓廖,湖南省耒陽縣人,清光緒二十九年(一九○三年)出生。他少年好學,就讀私塾,受儒家傳統教育。民國八年(一九一九年)十六歲的時候,投入衡陽西禪寺,禮智玄長老座下披剃出家;同年到南岳上封寺受具足戒。先是空也法師在南岳講經,民國八年(一九一九年),應長沙開福寺之請,在開福寺創辦佛學講習所。觀空于受戒之后,正趕上講習所開課,乃到長沙請求入學,從空也法師學經教。由于他在講習所中年紀最小,天資穎悟,功課每列前茅,所以深為空也法師所青睞。
    民國十一年(一九二二年),太虛大師在武昌創辦「武昌佛學院」,請空也法師到武院任教,觀空隨著空也法師到了武昌,進入佛學院第一屆肄業。武昌佛學院的學制,原定為三年畢業,后來太虛大師以學生人數過多(武院第一期,學生最多時超過百人),程度參差不齊,乃把第三年的課程合并入第二年上完,打算提前于民國十三年(一九二四年)璁假畢業,另行招生。但還沒有到璁假,在日本學習東密,獲有阿 黎位的大勇法師,回國到了武漢,建壇傳授密教,于是武漢三鎮掀起了一陣學密的熱潮。大勇于一個多月中開灌頂壇十次,入壇學法者除社會上的男女居士外,武昌佛學院的在校學生及職員,也有多人依大勇學習密教。
    不久之后,大勇到了北京,他想率領一批學生到西藏去學密教,乃先在北京慈恩寺成立了「藏文學院」,為入藏學法做準備。武昌佛學院的職員學生中,有十多個人到北京入藏文學院學習,觀空也在內。一年之后,大勇把藏文學院改組為「留藏學法團」,準備率團赴西藏。民國十四年(一九二五年)秋,在胡子笏、湯鑄新等護法居士的經費資助下,大勇率領著觀空、法尊、大剛、法舫、嚴定、會中等二十馀人,自北京出發,經漢口、宜昌,乘輪溯江而上抵達四川。入川后首抵重慶,繼到成都,于朝禮峨嵋山后,繼續向西藏前進,于民國十五年(一九二六年)十月,抵達西康康定縣(著名「打爐」)。這時西藏當局懷疑學法團有政治目的,多方阻撓,不允入藏,學法團不得已暫留康定。時團員中各人藏文程度參差不齊。既然不能前進,即同往跑馬山,依止降巴格西學習藏文,及聽格西講《比丘戒》、《菩薩戒》、《菩提道次第》等密教經典。他們預定次春入藏。一行人共同發下大愿∶「赴藏求法,乃吾儕之志愿,環境愈困難,意志愈堅定,縱令紛身碎骨,尚期來生滿愿,何況其它乎?」
    到了民國十六年(一九二七年),蹉跎到秋天,大勇率領學法團繼續前進,行至藏邊甘孜地方,又為當地駐軍所阻,不得已遂停留在甘孜。為不虛渡光陰,一行人依札迦大喇嘛學習藏文及密教經典。這時國內正當國民革命軍北伐時期,政局丕變,原先支持學法團經費的一些大居士也受到沖擊,這就影響到學法團的經費來源。同時藏邊地區,氣候酷寒,團員多數不能適應,亦有水土不服者,以致相繼病亡,年馀之后,健存者已不到二十個人。到了民國十八年(一九二九年)秋,團長大勇法師也積勞成疾而逝世了。法尊、觀空等給大勇料理完后事后,仍繼續留在甘孜學習。原來的一行人中,除病死逝之外,法舫感于入藏機緣未熟,返回武昌佛學院去了。此時出家眾還剩下法尊、觀空、大剛、嚴定、恒演、密嚴、密悟、密慧、密字、慧深等上十個人。到了民國二十年(一九三一年)春,法尊與慧深往昌都親近安東格西學法,半年之后恒演、密悟也前進入藏。此時太虛大師在重慶北碚的縞云寺,創辦了「漢藏教理院」,有函相召,要法尊、觀空、嚴定、超一等回重慶去。四人以大師之召,不可違拒,乃摒檔行裝,由甘孜返回四川。
    觀空一行人回到重慶后,太虛大師命他們三人到漢藏教理院,法尊以教務主任代理院務,觀空、嚴定在院任教,超一擔任庶務主任,嚴定后來也兼任了藏文系主任。觀空在教理院任教多年,到民國二十八年(一九三九年),應聘到北京講經。他自感先前在西康數年,未能進入西藏,深引為憾,乃決心二度再赴西藏,學習密法。他在北京講經完畢,即自天津乘船到上海。由上海再乘輪船經南洋轉赴印度,在印度朝禮圣跡后,由印度進入西藏。
    當時入藏有兩條路,一條是由四川經西康入藏,行程要三、四個月,中途艱險萬狀;另一條是由印度入藏,行程較短,只需三、四十天,但艱險尤有過之。因為這條路途中山高入云,雪深沒脛,沒有旅舍飯店,找到山居人家,于牛房馬廄中過夜,以地為床,以牛馬糞為席。山中水貴如金,無水盥洗,蓬首垢面,不似人形。觀空在途中歷時月馀,受盡艱苦,終于抵達拉薩。
    觀空到拉薩后,住入哲蚌寺,依康薩仁波切、頗章喀大師、噶登巴喇嘛等,學習密教經典,先后受多種灌頂承法。哲蚌寺是西藏最大寺院之一,與布達拉宮、大昭寺合稱三大寺。哲蚌寺在拉薩之西六公里處,是黃帽派(黃教)的寺院。建于公元一四一七年,由宗喀巴的大弟子甲養曲吉奉師命所造,是喇嘛寺中最具威望且僧侶最多者。內地僧侶入藏學法者,多住在哲蚌寺。如能海法師二度入藏,與弟子多人均住在此寺??邓_仁波切是西藏年高德劭的大喇嘛之一,能海法師也是依康公學法的。
    觀空法師在拉薩哲蚌寺修學了十年,一九四九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一九五○年解放軍入藏。當時拉薩兼通漢藏語的人才極端缺乏,解放軍人員乃聘請觀空到西藏日報社,擔任編譯的工作。觀空于工作之暇,把藏語中的名詞、術語等,加以整理、漢譯、編印成冊,這對學習藏文的人提供了方便。一九五七年,北京的中國佛教協會,知道了觀空在藏傳佛教的造詣,乃把他調到北京,安置在位于北京法源寺的中國佛學院擔任教職。兩年之后,在佛學院研究部擔任指導教授。由一九五七年到一九六六年,前后十年之間,他指導學僧把藏文的《中論文句》、《四百論》、《中觀自續派》、《中觀應成派》、《寶鬟論》、《六十順正理論》等中觀一系的主要論著,翻譯為漢文,他親自加以修改訂正,彌補了漢文論著中此系文獻的不足。
    一九六六年夏天,文化大革命開始。在「十年動亂」期間,出家人都受到了斗爭,連中國佛教協會創會元老巨贊法師也被捕系獄;及具有全國政協特邀代表、佛教協會副會長等頭銜的能海法師,也在五臺山受到批斗,因而逝世。所以觀空自也難置身事外。他受斗爭的詳情如何,不得而知。一九八○年后改革開放,觀空老法師此時已年近八旬,重新露面參加佛教活動,他在中國佛教協會從事藏文經典的翻譯工作,并將早先被譯為藏文的唐代圓測法師所著的《解深密經疏》的后六卷,還譯為漢文。
    數年之后,觀空老法師八十多歲了,健康日漸衰退。一九八九年春,老法師到福建莆田廣化寺靜養,同年七月五日在廣化寺示寂,世壽八十七歲,僧臘七十一年。
    觀空老法師少年出家,前半生一直努力刻苦學法,后半生則譯經教學,一生生活艱困清苦。而他生性恬靜,澹泊自守,不事攀緣,不慕虛榮。他治學嚴謹,教學認真,立身嚴以律已,寬以待人,韜光養晦,不炫才華。他的譯作除前所述及者外,尚有《木喀日巴略傳》、《緣起贊句略解.見深義眼》,及多種儀規、愿文等。又曾摘譯《三主要道講錄.開妙道文》和《妙吉祥最勝贊》等。

 

中國佛學院
中國北京市西城區法源寺前街9號 9 Fayuansi Qianjie,Xicheng,Beijing 100052 China
TEL:010-83520844,83517183 FAX:010-83511897
網站電話:010-83511897 郵件:zgfxycn@sina.cn 京ICP備15002843號

真钱打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