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ie2c0"><acronym id="ie2c0"><legend id="ie2c0"></legend></acronym></input>
    1. <var id="ie2c0"></var>
      <table id="ie2c0"></table>

      首頁 > 學院概況 > 歷史名人

      正果法師

      作者:于凌波 來源: 更新時間:2012年03月14日

      正果法師是太虛大師的弟子,他是一位「學問僧」,一生從事培育僧材的教育工作,晚年才擔任北京廣濟寺住持。他俗家姓張,四川省自貢市人,民國二年(一九一三年)出生。自幼體弱多病,經常纏綿病榻,以致不能正常讀書,斷斷續續讀了幾年私塾。年齡漸長,深感人世多苦,生起出家的念頭。十九歲時,投入四川省中江縣的壽寧寺,禮廣渠和尚為師剃度出家,在寺中隨著師父禮佛誦經,學習佛門儀軌。

      民國二十三年(一九三四年),正果二十二歲,于成都文殊院受具足戒,之后到重慶華嚴寺,進入該寺所設的「天臺教理院」受學,學習《天臺教觀》。民國二十五年(一九三六年),考入重慶北碚的「漢藏教理院」。初入本科,民國二十九年(一九四○年)畢業,繼而升入研究班受學兩年,民國三十一年(一九四二年)畢業。在校六年,先后受學于法尊、法舫、印順、雪松等名師。他曾依法尊法師學《菩提道次第廣論》、聽法舫法師講《俱舍論》,以及聽雪松法師講《阿含經》,于佛學扎下堅實的根基。他以在院時成績優良,戒行端正,畢業后為院長法尊法師所留,聘他在學院任教。民國三十四年(一九四五年),抗戰勝利,外省籍教師都復員還鄉,漢藏教理院的重擔,就落在法尊與正果兩個人身上。法尊對正果十分倚重,請他擔任教務主任,主持教務工作。

      民國三十五年(一九四六年),太虛大師離開重慶復員返都,在南京負起整理中國佛教的責任。民國三十六年(一九四七年)三月,在上海玉佛寺以腦溢血逝世,使重慶的漢藏教理院受到極大的震撼。因為太虛大師的示寂,教理院失去了支持,全院責任落在法尊法師和正果身上。他二人除了維持教學外,當時以內戰期間,局勢混亂,物價飛漲,維持一個上百人的僧侶學院,真是艱難萬分。民國三十八年(一九四九年),國共內戰蔓延到西南,院內有些人主張把學院遷到海外,正果與法尊法師力排眾議,把學院留下來。

      一九四九年十一月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翌年法尊法師應邀到北京,主持設在北海公園內的「菩提學會」。年馀后正果也應邀到京,與法尊法師同在菩提學會,主持藏文經典的翻譯工作。而重慶的漢藏教理院,則交給西南軍政委員會管理。一九五四年,中國佛教協會秘書長趙樸初居士,推薦正果法師到北京「三時學會」,擔在研究室主任。北京的三時學會,成立于民國十六年(一九二七年),他的前身是「法相研究會」,創立人是韓清凈、朱芾煌、陳善勝(后來出家法名凈嚴)、徐森玉、饒風璜、韓哲武等居士。民國十六年(一九二七年),在法相研究會的基礎上,改組為「三時學會」。成立之初,有會員百馀人,由韓清凈當選為會長,朱芾煌當選為副會長。三時學會的內部組織,分為總務、研講、修持、刻印四部。分工合作,推動會務。特別是在刻印經典這一方面,以在《金藏》中影印出的《宋藏遺珍》,線裝本一百二十冊,最為珍貴。

      正果法師到三時學會的時候,學會的全盛時代已經過去,但仍不失為一個頗具規模的學術研究機構。正果在會中的工作,是指導僧侶和居士研究法相唯識學,對此工作,他作的勝任愉會。一九五六年,中國佛教協會成立「中國佛學院」,院址設在北京的法源源寺內。由法尊法師出任兼任副院長,正果也受聘為學院教授。中國佛學院,是隸屬于中國佛教協會的一所全國性的佛教學院,設有本科及專修科二班,正果法師后來并擔任學院教務主任。

      正果法師在中國佛學院任教期間,編寫了一本《佛教基本知識》的講義,全書三十馀萬言,做為學院教材。繼之又窮數年之力,撰寫了《辨了不了義論講義》,亦達三十多萬言?!侗媪瞬涣肆x論》一書,是西藏宗教改革家宗喀巴大師的著述,是藏傳佛教格魯派的重要論典,后來由法尊法師譯為漢文。正果在這本論典上下了很大的功夫,把它詮釋出來,為佛學研究者指出了方向,可惜這本書尚未出版,即在文化大革命期間散佚了。

      一九五七年,中國佛教協會舉行第二屆全國代表大會,正果以代表身份參加,并當選為理事。一九六二年,當選中國佛教協會副秘書長,但主要工作仍在佛學院任教。一九六六年,「十年浩劫」開始,佛教首當其沖,各級佛教協會被迫停止活動,寺院被封閉,經像法器遭到破壞,僧侶全是「牛鬼蛇神」,是紅衛兵斗爭的對象。佛教僧俗人物中,愈是名氣大、地位高,所受的沖擊也愈大。像中國佛協副會長、有名巨贊法師,曾經系獄多年;另一位副會長能海大師,被批斗致死。與中國同由四川到北京的法尊法師,他也在佛學院任教,他在晚年所寫的〈法尊法師自述〉一文中,說到他在文化大革命時的遭遇∶
          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中,佛學院解后,我被打成黑幫,參加體力勞動。一九七二年,解除黑幫名義,恢復自由。一九七三年后,患心臟病,眷病至今。(法尊作于一九七九年八月六日)
          事實上,法尊法師寫的很含蓄,把文革期間的遭遇一筆帶過。在文革期間,他下放農村勞動改造,受了不少折磨,兩腳被砸傷致殘,以后一直不良于行,他都沒有寫出來。就在這篇〈自述〉完成之后的一年有馀,于一九八○年十二月十四日,就在北京廣濟寺示寂了。

      至于正果法師的遭遇,也是非常悲慘,據說他曾被殘酷的批斗,多次被打的頭破血流。有人勸他舍戒還俗,他不為所動,他說∶「佛弟子所學的,就是戒、定、慧三學,戒學是定、慧二學之所依,戒是根本,我不能舍戒?!顾詿o比的忍辱精神,終于熬過了十年苦難的歲月。

      一九七八年底的十一屆三中全中,通過了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恢復了宗教活動。此后,正果法師當選為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同時中國佛學院恢復上課,正果法師出任副院長。一九八○年,正果法師出任了北京名剎「弘慈廣濟寺」住持,是年他已六十八歲。一九八一年,正果老法師又當選北京佛教協會會長。此后還擔任著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第五屆委員,及第六屆常務委員。一九八○年以后,他長期從事于對海外佛教聯絡的工作。早在一九六一年,斯里蘭卡的佛教徒,奉迎中國珍藏的佛牙到該國展出,正果就是「佛牙護侍團」的團員之一,到斯里蘭卡訪問。此外,一九六三年訪問日本,以后在六四年又去訪問過一次。文化大革命以后,一九七八年又去訪問日本,一九八二年,他率領中國佛教協會的「迎奉佛像代表」,去訪問泰國,迎奉玉佛。

      正果老法師一生大半從事僧侶教育工作,他佛學基礎深厚,精于法相唯識之學,誨人不倦,造就人才。他戒行精嚴,一生修持不懈。待人接物,謙虛謹慎,平易近人。一九八七年十一月二十日,在北京廣濟寺示寂。世壽七十五歲,僧臘五十六年。遺留著作有《佛學基本知識》、《禪宗大意》等書行世。
       

      中國佛學院
      中國北京市西城區法源寺前街9號 9 Fayuansi Qianjie,Xicheng,Beijing 100052 China
      TEL:010-83520844,83517183 FAX:010-83511897
      網站電話:010-83511897 郵件:zgfxycn@sina.cn 京ICP備15002843號

      真钱打鱼